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伟大的教育家,未必都是好父母!
发表于:2020-03-23 15:45 分享至:

通常意义上,我们会觉得那些著作本身,满腹育儿心经的教育家,一定会是非常优秀的父母。但事实上并不完全是这样,他们中的某些人,理论与实践有着很大的偏离哦。

其实,很多伟大的教育家都完全没有投入到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当中去,而是尽快地摆脱了他们的后代。

比如古希腊非常著名的教育家苏格拉底,创办世界上第一家幼儿园的弗里德里希·弗勒贝尔,华德福教育创办人鲁道夫·斯坦纳。就连享誉全球的教育家玛利亚·蒙台梭利的儿子,也是在养父母身边长大的,他直到40岁才知道,自己是蒙台梭利的孩子。还有卢梭,将他还是婴儿的孩子送到了育婴堂。

就连本文的作者我自己,也不止一次被孩子将我的文章拿到眼前“质问”:“你读读你写的文章吧,那上面都说了什么,是不是说不要对孩子大喊大叫。那你自己怎么做的呢?”

那么,这些为儿童的权利和需求而战斗的勇士们,是否因为他们在自己孩子教育上的失败而从此失去他们在教育界的光芒呢?其实并没有。

瑞典教育家安娜·瓦格伦是9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是世界畅销儿童书籍的作者。她自己曾声称“我敢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儿童教育家”。

然而,几年前,她的女儿在自己的自传中却展示了安娜·瓦格伦全然不同的另一个面目。但是,不仅在瑞典,而且似乎全世界的父母都信任安娜·瓦格伦提出的育儿建议。

瑞士著名民主主义教育家裴斯泰·洛齐在给他的16岁儿子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没有让你在世间像我所设想的那样幸福。”这是一位严肃、耐心且非常敏感的父亲,他收养了40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我一直觉得,只要肯学习,人人都能成为优秀的教育家。也许你是优秀的教育家,但你未必是优秀的家长,可能连合格都不算。

我时常担忧,如果教育者把教育所需要的工具都准备得尽善尽美,那学生还有机会逃离钢筋混泥土的夹缝,静静地耗费时间到大自然中获取奥秘嘛?

我们的教育如果一成不变,不能挣脱理论的束缚,走向生活,那么教育只是教条 。任何脱离实际,脱离操作的所谓知识,所谓经验,只不过是把人当成复印机器,无休止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机器工作效率变低了了,我们才意识到使用过度了。

为什么有那么多家长宁愿花更多的钱和精力给孩子报补习班辅导孩子作业,却不愿牺牲自己一点点刷朋友圈、玩游戏、逛淘宝、看无聊八卦新闻的时间带孩子去户外,以最小代价来换取孩子最大的乐趣、最丰富的生活体验?

也许,我们都在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逐渐变得焦虑,总是在不知做什么又有很多事情要做中兜兜转转。所以,教育孩子就变成了老师的事?还是我们父辈的事?

很多时候,孩子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责问的对象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嘛?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学校,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启蒙老师。

在教育上,家长和老师对于孩子的影响是同等重要的,如果你还认为教育孩子是老师的事,你是不是那个喜欢推卸责任的人?生活在这个时代,或许人人都有自己口中的无可奈何,承受着各种生存压力。但这些不是你没有时间陪伴孩子而给自己找的最心安理得的借口。

我们总是以爱的名义自欺欺人,总是觉得给孩子最好的经济基础是在为孩子的未来铺路,但实际上,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的关爱。或许你会说,没有好的经济基础,孩子不会受到更好的教育。我们对孩子无微不至的保护难道是为了孩子今后踏足社会最终走上啃老的道路?

中国的父母喜欢活到老就为孩子干多少事,先把孩子养大,养大孩子变房奴车奴,接着愁婚娶,带孙子外孙,直到抵达坟墓的时间越来越短。总之,也不知道是孩子太喜欢依赖父母,还是父母甘愿被孩子依赖。

这时,你是不是在后悔自己没教育好孩子?其实,你只是不懂方法而已。也许你说我懂方法,只是还是不能把孩子教育好,那是不是因为你没有耐心,没有坚持?

毕竟对于教育这种见效慢的漫长过程,很多人都不能坚持做下去,或者说,我们很想做好,总是不能尽善尽美。其实,好的开始就是学会放手,让孩子在本就紧缺的实际体验中感受快乐,在仅有的闲暇时间里提高陪伴质量。

但是,到底什么是在孩子教育上的“失败”呢?20世纪最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和人道主义者托马斯·曼有6个孩子,但是,他从来没有与他的孩子真正相处过,他与他们终生都保持着很深的隔阂,而且其中2个孩子是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可以将之描述为教育的失败,但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算是教育的成功呢?

当一个孩子高中毕业,拿到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的父母是成功的吗?而几年后,这个孩子患上了抑郁症、没有工作,成天坐在父母家中的沙发上啃老,又该如何评判他的父母的教育呢?

到底怎样才算是好的父母,怎样才是不失败的教育?在各种各样的回答中,可能会有一条是:当爸爸妈妈与他们的孩子始终保持着一种友谊关系的时候,这种美妙的亲子关系才可持续终生。

愿每一位父母都能为孩子迈出第一步,学习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家长,成为一个更合格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