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特鲁多因“职业道德”被调查,后果未可知
发表于:2020-07-24 13:43 分享至:

近期,加拿大政府“道德委员会”的操守专员马里奥.迪翁,主持调查了总理特鲁多涉嫌将价值9亿加元的政府援助项目,给了一家名为“我们”的慈善机构。该援助计划是特鲁多政府针对新冠疫情的纾困项目,旨在为帮助暑假期间从事志愿活动的学生提供差旅补助。

迪翁调查特鲁多的理由是,特鲁多夫妇,母亲都曾多次为该机构发声站台,并应邀参加过演讲。

这个“道德委员会”是加拿大联邦监察部门下设的“专门反腐机构”的其中之一,旨在监督政府官员在涉及敏感事务中的目的和动机。该委员会负责人迪翁只是对事件的“反常”现象表示了调查的意愿。而特鲁多对此的回应是,之所以选择“我们”慈善机构,是因为该机构是加拿大影响最大,行动能力最强的慈善机构,没有其他不良动机。

西方制度中,国家领导人参与慈善机构的活动似乎已经成了某种通行规则,一来为“丈夫和儿子”聚拢人气,二来实现自己参与社会活动的愿望,三来用“圣母心”部分化解反对者的怨愤。戴安娜,希拉里,马歇尔以及梅拉尼娅都热衷于类似的活动。尽管这样的活动并不违规,也在民众的接受范围之内,但由于“为亲者讳”的禁忌,“有关部门”对这种事盯得也非常紧,而当事人为避瓜田李下之嫌,一般也不大敢在这样的活动中作奸犯科。

这一点特鲁多本人以及他的家人都非常的清楚,而且由于事件的影响,“我们”慈善机构为了避嫌,已经自动要求政府取消合同。

目前迪翁调查的内容,仅仅是该计划的“动机”和“可能”发生的利益输送,加拿大媒体似乎也没有就此事过多渲染。要知道,加拿大的反腐网络除了司法,议会和专门机构的常规运作,媒体监督也是非常厉害的。如果这件事真有一点蛛丝马迹,至少反对党媒体早就吵翻天了。

还有,如果政府行为涉及财务,“政府采购监管办公室”就会提前进行重点审查,如果项目不纯洁,资金往来与用途不合规,这项援助计划根本进行不下去。而特鲁多是无法掌控这些部门部门的。

其实特鲁多也不是没有“前科”,2016年6月,也是这个“道德专员办公室”,因为总理特鲁多没有在30天内申报价值为200加元的礼物,被判罚款100加元。其实这个礼物也就是爱德华王子岛省长韦德.麦克劳克伦,送给特鲁多的两幅墨镜,而这两幅墨镜的实际价格是300到500加元之间。如果省长真是有求于总理,两幅墨镜能办成什么事呢?然而这是不允许的。

还有,特鲁多在2016年接受富商朋友的邀请,携家人前往其私人岛屿度假。因此,加拿大联邦监察部门裁定,特鲁多严重违反了联邦利益冲突条例。因为,该条例中有一条“避嫌责任”,而特鲁多显然是“心大了”。

看得出来,特鲁多所犯的这些事,实际上并没有形成事实上的犯罪,但为了规避某种不良的可能,用法律手段的预防,道德层面的监督,将犯罪行为终止于最初阶段,可谓是“防患于未然”的具体实践。

根据“透明国际”组织公布的“全球廉洁指数排名”中,加拿大在176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12,在美洲国家中排名第一。

加拿大目前有8部专门适用于反腐的法律,其中包括《加拿大选举法》,《利益冲突法》,《游说法》,《金融管理法》,《审计总长法》,《信息公开法》,《公务员揭露保护法》和《加拿大刑事法典》等法律法规,枷锁一样的律条让贪腐行为难上加难。

除此之外,还有注册于《非正式组织法》的“加拿大问责制促进会”这样的民间组织(说白了就是民间举报机制)。无孔不入的媒体和反对党挑剔的眼睛,无处不在的监视着执政党的一举一动。党争是西方制度的天然特征,在野的保守党时刻都在寻找机会攻击执政的自由党,尤其是在佛罗伊德事件中,偏左的自由党明显表示了对黑人的同情,保守党对此当然不满,而这个迪翁恰恰是保守党人士,此时发起对特鲁多的“道德调查”,基本上可以解释为党派之争的小插曲。

其实笔者认为,加拿大没必要将昂贵的司法成本消耗于毫无意义的党派之争,如果能够敦促特鲁多推动加拿大总检察机构重新梳理政策与法律之间的冲突,让孟晚舟引渡案有一个各方满意的结果,才是真正的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