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当疫情在发展中国家爆发,也许我们在很长时间都没办法去这些国家
发表于:2020-07-05 12:51 分享至:

确诊病例排行榜上美国仍然排第一。全球确诊总数899万,死亡46.9万,美国的这两个数字分别是228万和12万,都超过了全球总数的四分之一。

虽然美国的病例总数仍然在快速增长,但考虑到美国的综合国力和医疗卫生水平,我觉得美国的情况并不是让人非常担心。

而且美国国内三四月份时疫情最严重的纽约、新泽西、马萨诸塞等东部几个州都已经度过了高峰期,增长速度大大放缓,总住院人数也在持续下降。这几个州也都放宽了各种防疫措施,生活在慢慢恢复正常。

现在开始爆发的主要是美国南方佛罗里达、佐治亚、路易斯安娜、得克萨斯、加利福尼亚等地。这几个州从东边的大西洋沿岸到西边的太平洋沿岸,沿着美国和墨西哥的国境线依次排开,这个地区也就是美国人常说的阳光带(Sun Belt)。

曾经深陷泥沼的西班牙和意大利现在每天新增确诊分别只有两三百例。法国和德国也差不多,每天新增三四百例。欧洲目前最严重的英国,确诊总数30万,每天新增差不多1200左右。

都是人口大国,经济都不是特别发达,巧合的是恰好也都是金砖国家。这三个国家的确诊总数把其他国家远远抛在后面,并且还在以每天动辄一两万、三四万的速度在爆炸性增长。

病例总数109万,死亡5万,分别是美国的一半略少,高居全球第二,里约和圣保罗等大城市悉数沦陷。

最近三天新增确诊分别是23000、55000、35000,增长的势头非常可怕。巴西国内有人预言巴西病例数最后会超过美国,看起来并不完全是危言耸听。

巴西疫情如此猛烈的原因也和美国非常相似,都要“归功”于有一个特立独行刚愎自用的神人总统。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原本就被人称为翻版特朗普,两个人实在太像了:一样依靠煽动民粹势力上台,一样沉迷社交媒体热衷推特治国,一样把主流大众媒体斥为假新闻,一样每天散布仇恨言论。

他对待疫情的做法也和特朗普如出一辙,一样极力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坚称新冠不可怕,是大号流感;为了保经济,反对采取封城等严格措施。

特朗普不顾医学专家和世卫组织反对力推羟氯喹,博索纳罗同样把羟氯喹看成神药,要求药企大批量生产。

卫生部长提出质疑,他就把卫生部长撤了,四月上任的新卫生部长不到一个月又因为和他起了争执而被迫辞职。所以现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时候,巴西却出现了没有卫生部长的怪事。其实不管有没有卫生部长都一样,反正都是博索纳罗一个人说了算。

俄罗斯比较奇怪的是死亡数非常少,总共只有8000出头,死的人比确诊只有10万的加拿大还要少。

其他国家,死亡数/确诊总数的比例大致在5%左右,意大利更是高到离谱的14.5%,但俄罗斯的这个比例只有不到1.4%。

所以我觉得这个死亡数的真实性是值得推敲的,要么是瞒报,要么是统计口径不一样,要么就是战斗民族的体质的确不一样。

有俄罗斯网民做了一个纪念网站,收集公布俄罗斯各地殉职新冠的医护人员名单,我看了下今天已经更新到了483人。

考虑到这只是民间收集,这个名单很大可能是不完整的。相比之下,美国官方6月初公布的医护人员死亡数是近600人。几个数字对比一下同样值得推敲。

俄罗斯很早就开始重视疫情,还记得2月份中国刚爆发疫情的时候,俄罗斯出动警察和人脸识别技术在公地铁和公共汽车上四处找疑似中国人的亚裔面孔,甚至发生过有中国人在居家隔离时到公寓楼下倒垃圾就被驱逐出境之类的事。

6月初《纽约时报》有篇分析文章,认为英国、美国、俄罗斯和巴西这四个疫情失控的国家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有一个奉行激进右翼民粹的领导人。这可能不是巧合,很可能藏着一些规律。

确诊42.5万排全球第四。最近三天每天新增确诊分别是13586、14516、15413,同样也还在快速增长。

一方面印度是全球第二人口大国,另一方面印度人均GDP排全球120多位,还是一个非常穷的国家,有庞大的贫困人口,各大城市里有众多卫生状况极差、病毒非常容易传播的贫民窟。

印度的医疗系统原本就非常落后,根据世行数据,印度每1000人病床数只有0.55张,相比之下日韩分别是13.4和13.2张,德国8.3,美国2.9,中国4.2。

而在疫情冲击之下,印度的公立医疗系统已经崩溃,感染新冠的病人得不到救治、更不用说有效隔离,即使不是新冠的病人也往往被医院拒绝收治。

我在推特上看到印度人拍的一段探访孟买医院的报道,视频里可以看到感染或者疑似感染新冠的病人们因为没有床位只能铺几块纸板躺在医院过道的地板上。

6月5日,新德里附近一名30岁的孕妇临产,她的丈夫早上5点骑电动三轮车带着她出门,在15个小时里辗转8家医院都被拒绝,有些医院担心她感染新冠要求她立即离开,有些医院声称已经没有病床。在第七家医院,绝望的丈夫报警,但警察也无法说服医院收治。

丈夫只好叫了救护车去30公里以外的第八家医院碰运气,但又一次被拒绝。等救护车把孕妇再送回第七家医院,她已经断了呼吸。

今年3月,莫迪宣布堪称全球最严厉的封城措施。由于汽车和火车迅速停运,很多在城市里打工又无处可去的人只能冒着高温徒步几百公里回到自己的家乡。这些人很可能又把病毒从城市带向了印度全境。

我之前提过,疫情就像是放大镜,放大了我们这个世界里本来就存在的社会问题,贫富差距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不只是印度,即使是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在疫情中承受最大代价的始终是原本就弱势的群体。

前阵子看到一组数字,从3月18日到4月29日,美国最富有的630名亿万富翁的身家合计上涨了14%。而另一方面,那段时间全美一共有3000万人申请了失业救济。

美国好歹是数一数二的富国,可以大手笔一掷千金给在疫情里失业的普通人发放金额不菲的津贴,但其他国家的普通人就没这么好运了。

不只是一国之内的贫富差距,同样还有穷国和富国的差距。当这场疫情最终退去,遭受最惨重损失、受影响最大的,必然是那些原本就穷的国家。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差不多已经快过去了半年,这半年大致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中国和几个亚洲国家的第一波,第二个阶段是美国和西欧这些富裕国家。

除了印度,目前病例数排在全球前十的还有秘鲁和智利两个拉美国家,之后还有墨西哥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分别有一亿和两亿人的人口大国。这几个国家每天新增病例都在三四千、五六千的样子。

另一方面,即使等到全球所有国家的疫情都稳定了,每天新增都降到只有几十例上百例,但在疫苗问世之前,根除这个病毒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也就是说病毒将会在更长的时间里和人类共存。这个时间的长短完全取决于疫苗什么时候问世,不会只是几个月,会是一两年甚至更长。

我们也许可以成功地把疫情挡在国门之外,确保国内不再出现第二波,按照我们现在的措施来看,实现这个目标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但这也意味着,我们也许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都无法像以前那样自由地去这个星球的其他地方行走了,这是我的一个悲观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