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历史上奇特的“子君父臣”现象,儿子15岁当皇上,父亲俯首称臣
发表于:2020-06-26 00:31 分享至:

曹奂,字景明,三国谁人,曹操孙。甘露三年,曹奂为安次县常道乡公。曹在位五年,朝中军政大权皆决于司马昭及其子司马炎。咸熙二年八月,司马昭卒。同年十二月,司马炎逼曹矣禅位,改魏为晋,司马炎即位为晋武帝。曹奂被封为陈留王。

曹魏甘露五年。260年专权大臣司马昭之亲信贾充派人将口中喊出饱含激愤之千古名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魏帝曹髦杀死。之后,司马昭迎立燕王曹宇之子,年仅15岁的曹奂,是为魏元帝。而此时的燕王曹宇,也仍在世。因此中国历史上再次出现了子君父臣的局面。

魏武帝曹操生前妻妾众多,她们共为曹操诞育了二十五个儿子。诸子中除了开辟曹魏的曹丕和才华横溢的曹植外,最有名的当为曹冲。其为人所知,归因于民间流传甚广的小故事曹冲称象。为环夫人所生,与冲一母同胞的,便有元帝之父、燕王曹宇。曹宇,字彭祖,东汉末年先后受封都乡侯、鲁阳侯。其兄曹王称帝建魏之后,又晋爵鲁阳公、下邢王、单父王。大概是因年龄相当的缘故,魏明帝曹睿儿时就与其叔曹宇十分亲密,双方关系格外融洽。

对于这位叔叔,曹睿非常爱戴他,同时他还被侄子册封为燕王。正因私交甚笃,当魏明帝在寝疾之时,首先想到的托孤大臣便是燕王曹宇。然而遗憾的是,曹宇本人性恭良,没有政治细胞,不能堪当辅政重任。在这之后改换宗室曹爽为大将军。

魏明帝驾崩后,曹爽无能遭害,曹魏政权渐入司马氏父子之手。从此,司马靓、司马师、司马昭父子三人先后把持曹魏大权。司马昭迎立常道乡公曹奂为帝时,燕王曹宇依然健在,因此中国历史上再次出现了子君父臣之历史奇像。

陈留王奂即位后所面临的政治环境是十分不利的。淮南之叛相继被司马氏讨平,拥曹势力消亡殆尽。随着不甘坐受废辱的高贵乡公的被拭,司马氏的地位更加巩固。但是在陈留王曹奂即位之初,司马昭却不得不有所收敛,并放缓了魏晋禅代的步伐。其原因在于高贵乡公以生命为代价,为新即位的陈留王奂留下了一笔政治遗产。应该说,高贵乡公留给陈留王奂的不仅仅是行将就木的曹魏政权,还因为他的被杀,使司马氏背负了弑君的恶名,从而使得司马氏被迫面对着强大的道德舆论压力。

在陈留王奂即位之初,司马氏虽权势愈甚,但碍一于拭君的恶劣影响,被迫暂时有所收敛。曹奂在即位之后便立即进封司马昭为晋公,加九锡,深谙世故的司马昭立即固辞进封,他知道弑君之举已然造成了舆论之哗然,若于此敏感时刻再受封晋公,便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千夫所指。这进封和辞封,虽然都是出于司马氏的设计,不过这一设计仍表明当此之际,司马氏不得不有所收敛,不得不暂缓魏晋禅代的步伐。

景元元年(三六年)年底,燕王曹宇上表贺冬至,主动向儿子称臣。紧接着,魏元帝曹奂下诏,令有关部门议定父亲的礼仪,毕竟此时燕王绝对不能再被单单视为一位普通藩王了。有司上奏燕王应崇以非常之制,奉以不臣之礼,而殊礼的最主要体现,就是燕王的称号问题。

最后朝廷议定:平时皇帝称呼父亲燕王为大王正式的国家诏书中,直称其爵燕王除宗庙助祭等国家重大事件以外,其他环境之下皆不得称王名,奏事、上书、文书及吏民皆不得触王讳。由此,燕王曹宇获得了儿子给予的有限度的精神尊崇。

燕王曹宇何时莞逝,史书并未有明确记载,但已确定的是他与儿子魏元帝的子君父臣之缘并未持续长久。陈留王奂即位后,受制于权臣司马昭。与齐王芳和高贵乡公相比,曹奂彻底沦为了傀儡。曹芳和曹髦为了应对司马氏的篡权夺位还曾经试图挣扎抵抗,但是陈留王奂对司马氏的篡位举动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制措施。可以说,曹奂对司马氏集团及其所推进的魏晋禅代采取了服从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