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书籍构建的世界里,住着许多有趣的灵魂
发表于:2020-06-03 04:19 分享至: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生活圈更是稳定的。想要认识更多有趣的灵魂,很难。这需要自己不断打破生活的壁垒,不断去追寻与众不同的生命样态。

如果我们的个性比较内向守成,又渴望精神世界的丰富,不如去书籍构建的世界里,去遇见更多有趣的灵魂。

五月已近尾声,从2020年开年至今,我看了一些书,从书中认识到不一样的世界,遇到许多不一样的人。

从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到郝景芳的《北京折叠》,我看到了东西方科幻小说的不同征程。西方世界的自由冒险与东方世界的伦理大义,各自融入到神秘的异域或遥远的未来。

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到陈忠实的《白鹿原》,我跟随作者一起回望了黄土高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和时代愿景。这里有中国最朴实的农民,也有最真实的妇女。每一个人都为生存拼尽全力,也为心中的欲念或道义做出无悔的选择。

从东野圭吾的《白夜》到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我第一次发现女性可以活得如此超然卓绝。没有爱情,唯有不断前进的新海美冬,她的独特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意识到女性的格局也可以如此宽广。充满活力,美丽可爱的思嘉,从一个被世俗束缚的虚荣自私小女孩成长为一个看清社会真相,却依然热爱生活的大女人,让我惊叹女性在困境中的非凡韧性。

从法布尔的《昆虫记》到尤瓦尔·赫拉利《人类简史》,我穿过神奇自然的昆虫世界,领略到自然的细微颤动,进而坠入人类浩淼的历史进化中,感受到生而为人的幸运与苍凉。

从维克多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悲惨的世界》到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我渐渐了解到基督教的压抑与残酷,圣洁与救赎。

从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到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我认识到战斗民族的文化底蕴。俄罗斯人的勇猛,日本人的矛盾,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张力与弹力。